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业务频道
 
业务新闻

花都区法援处对梁某、黄某交通事故责任赔偿案提供法律援助案

发布者: 市法律援助处   时间: 2017-12-25 11:30:00

【案情简介】

2013年7月27日,黄某酒后驾驶无牌号两轮摩托车通过正在道路施工的道路上发生交通事故,经抢救无效于2013年7月29日死亡。施工道路位于广州市花都区建设北路杨屋路段,该道路由江西某集团工程有限公司(下称江西工程公司)组织施工。事故发生后,交警部门经过调查取证作出事故责任认定:黄某承担事故的主要责任,江西工程公司承担次要责任。江西工程公司为事故路段施工向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分有限公司广东分公司(下称平安保险公司)投保了建筑工程的所有险种,其中第三者责任每次事故每人赔偿限额20万元,事故发生在保险期内。黄某是广州市花都区花山镇某村村民,2006年与妻子梁某结婚并于2007年育有一子小黄,婚后,黄某一家人共同生活在花都区新华街某社区。妻子梁某患有二级精神残疾,其个人生活无法自理,在黄某意外死亡后,更无法照料尚未成年的小黄。于是,梁某的母亲卢某作为梁某和小黄的监护人及代理人,拟向江西工程公司及平安保险公司追讨赔偿,并向广州市花都区法律援助处申请法律援助。

广州市花都区法律援助处经审核后认为梁某、小黄符合条件,于2013年9月4日作出给予梁某、小黄法律援助的决定,并指派广东正善律师事务所许素军律师为其提供法律援助。

许律师接受指派后,首先向黄某居住的居委会调取了其居住信息,为诉讼中适用城镇赔偿标准奠定了事实和法律依据;其次至黄某户籍地调查了解黄某继承人及扶养人情况,确保诉讼主体的完整;再次,向残联证实梁某二级精神残疾的真实性,为争取扶养费提供依据。随后,许律师代理梁某和小黄以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为由将江西工程公司、平安保险公司诉至广州市花都区人民法院。

一审庭审中,平安保险公司抗辩称:事故是否属于保险责任有待核实,原告主张40%计算赔偿金过高,死亡赔偿金和被扶养人生活费应按农村标准计算,梁某不符合被扶养人身份,小黄的抚养费应只计算黄某部分。江西工程公司书面答辩状称:在事故路段设置了安全警示及防护措施,已尽到安全警示义务,无需承担赔偿责任。在法庭辩论阶段,针对本案焦点“事故责任认定是否正确、赔偿金采用标准、责任比例分担、梁某是否符合抚养人标准”等问题,许律师发表辩论意见:1、交警部门对事故责任认定准确,法院应予采纳,考虑到原告家庭及生活情况,采用六、四分担责任更能体现公平合理;2、黄某虽为农村户籍,但其事故发生前生活在城区超过一年以上并有合法收入,各项赔偿符合适用城镇标准的条件,并且,在国家力倡户籍改革的今天,逐步淡化农村、城镇户籍已成趋势,符合改革方向和法治精神,更能体现公平正义;3、梁某为二级精神残疾人,没有劳动来源,符合被扶养人身份,应给予扶养费,且正因此小黄的被抚养人生活费梁某无需承担二分之一。

一审法院审理认为:交警部门对事故责任认定准确,江西工程公司应对原告损失承担30%的赔偿责任。;死亡赔偿金按城镇标准计算,小黄的被抚养人生活费为22396.35元×12年4个月=276222元,精神损害抚慰金酌定30000元,梁某主张被扶养人生活费无法律依据,不予支持。各项损失共计947856.7元,被告承担30%的赔偿责任计284357元,平安保险公司在保险第三者责任赔偿限额200000元内承担赔偿责任。

2013年12月13日,广州市花都区人民法院作出(2013)穗花法民一初字第2365号判决:一、被告平安保险公司在保险责任额内赔偿原告200000元,于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10日内付清;二、被告江西工程公司赔偿原告84357元于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10日内付清;三、驳回原告的其他诉讼请求。

许律师收到一审判决后,认为一审判决存在以上问题:1、一审法院酌定精神损害抚慰金30000元,却判决被告只按30%比例承担, 即9000元,金额过低,难以弥补、平抚原告的精神伤害;2、不予认定原告梁某被扶养人身份违反法律规定及立法精神。在向卢某分析一审审判以及上诉权利和义务后,卢某决定上诉。

卢某就该案的上诉向广州市花都区法律援助处申请法律援助。该处于2013年12月18日决定再次给予法律援助并指派许律师继续担任梁某及小黄的诉讼代理人。

二审过程中,针对上诉请求,承办律师强调并发表代理意见认为:

1、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二十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八条第二款之规定,梁某作为受害人黄某的合法妻子,其属二级精神残疾人士、没有劳动能力,符合法律意义上的被扶养人身份,应向其支付抚养费,以维持其日后生活。

2、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七条之规定,原告有权要求侵权人支付精神损害抚慰金。一审法院酌定精神损害抚慰金30000元,却在此基础上按30%比例分担,实为让原告两次承担不利责任,无法弥补原告的精神伤害。

二审法院经审理后认为:精神损害抚慰金原审法院酌情认定为30000元适当,该费用应由侵权人江西工程公司赔偿,原审对此处理不当,依法予以纠正;根据一、二审证据显示,梁某为精神残疾人,无劳动能力,其主张被扶养人生活费依法应予支持,原审处理不当,依法予以纠正。

2014年9月17日,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4)穗中法民一终字第3709号判决:一、维持一审民事判决书的第一、第三项;二、变更一审民事判决书的第二项为:江西某集团工程有限公司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10日内赔偿原告156868.51元。

判决生效后,经承办律师协调,平安保险公司、江西工程公司均表示同意依照判决支付赔偿款,该判决内容于2014年10月3日全部履行完毕。

【案件点评】

本案是一起典型的道路施工过程中发生的单方交通事故案件,受援人及家庭符合法律援助的给予对象。事故的发生使受援人家庭陷入困境,引导受援人进入法律程序,一方面有利于维护了社会和谐稳定、成功化解纠纷,另一方面也能挽救一个破碎的小家,成就大家。从本案律师的代理过程可以总结得出:

一、法律援助之路不仅需要法律的帮助,更需要心灵的慰藉,承办律师不仅是受援人的法律帮助者,更应是其心灵的抚慰师。受援人在经受人生变故和心理创伤并寻求法律援助时,其不仅是金钱上的贫困者,更是精神的贫困者;其情绪必然表现极度焦躁与无助,因此在处理法律援助案件时,承办律师不仅要给予受援人法律上的帮助,更重要的是要对受援人情绪上的安抚,要让受援人感觉承办律师是在诚心诚意关心她、关心她的遭遇,并树立其对经办律师坚定信任。只有建立了该种信任,才能在案件办理中受援人与代理人的密切协作。

本案中,受援人梁某和小黄作为无民事行为能力人,其遭遇亲人身亡,遭受了巨大精神伤害和手足无措,在监护人卢某屡屡碰壁后更觉心灰意冷。承办律师第一要务对受援人及其监护人的情绪安抚,使其树立对法律援助制度、法律、代理律师信心与信赖。在建立好这种良好关系后,才进一步为其提供法律帮助与服务。

二、细节之中洞悉大公平,注意办案小节,最大限度维护受援人的合法权益。本案在诉讼案件中并非疑难案件,关键在于案件细节中的证据收集与代理焦点上。

在证据收集方面,本案充分体现我国民事诉讼中“谁主张,谁举证”的基本原则。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之规定,当事人应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提供证据加以证明,否则将承担不利后果。在没有直接证据足以证实待证事实时,应串联间接证据并使其相互佐证,从而形成完整的证据链,证明待证事实。本案中,无论是赔偿适用城镇标准,还是梁某被扶养人身份的认定,均没有直接证据予以证实,这就需要通过不断收集间接证据构建完整的证据链予以支持。特别是对梁某被扶养人身份的认定上,由于梁某属于严重精神残疾,客观上无法进行劳动能力鉴定,因此只能通过残疾证、领取低保救济金凭证、医疗机构倾向性检查结论、居委会证明等间接证据证实。

在代理意见方面,善于抓住经办法官的断案思路、有的放矢,依法提出代理意见,有理有据地说服经办法官采纳代理意见。

本案虽然经过二审才最终极大限度地维护了受援人的权益,但其更体现出了细节之于公平的关键意义,从而让受援人得到心灵的慰藉。

编写人:广东富荣律师事务所  许素军律师

发文单位:市法律援助处

TOP】 【打印本页
联系我们 | 交通指引 | 网站地图 | 版权声明 | 隐私保护 | 新闻订阅 | 搜索中心 | 司法邮箱

本网站由广州市司法局主办 版权所有:广州市司法局 未经许可,严禁复制或镜像。

Copyright © 2017 广州市司法局 粤ICP备09006188号-2 网站标识码:4401000042 联系我们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213号 | 网站地图

欢迎光临,你是第 9559716  位访客